放到现实生活中,我这么说听上去实在匪夷所思,因为现实中一个人只会有一个“本质”;但放到《圣》的虚拟设定中,车田恰恰设定了一个两种“本质”共存一体的人——所以我想大家看待一些问题时要改变自己的思维定势:用现实体验对应读书中遇到的现象是很便于理解,但有些虚拟设定是不能找到现实体验对应的,而这种设定偏偏作者定了,要看他的作品就必须尊重(比如老车定义苏兰特的笛音可以不经空气传播直达脑神经中枢,这种设定显然就找不到现实中的“笛音”来对应)。

很多人说沙加看撒加出了错误,就是不自觉地借用了现实体验中的思维定势—— ,撒加本质是邪恶,所以沙加说看到撒加的本质是正义还不是看错了吗?

其实“个人只能有一个本质”的常识在作者设定的撒加身上已经失去效力了,撒加身上既有邪恶的本质又有正义的本质,而且两者都异常极端。说看到撒加的本质是正义,本身并没有错。

沙加也不自觉借用了类似的思维定势:,我看到了“教皇”身上正义的本质,我有绝对把握没有看错,所以“教皇”是正义的,所以跟“教皇”作对的人自然是邪恶。

其实剥极而复、物极必反,沙加这种看人直达内心、不借其外的能力,放谁身上都是最好的判断方式,偏偏放在撒加这种悖逆自然常理的“两本质共存一体”个案上面就必然要出问题了:其他人(如瞬的师父)因为没有沙加这种看人直达内心、不借其外的能力,只好由外及内、由其人外在表现来他内心是正是邪,这种看人的“土法子”反而比沙加看人的这种“高科技”更适用于撒加这个奇异个案上面——常人不能直达内心看人,由撒加的恶行撒加有问题,进而产生怀疑;而沙加恰恰是因为直达内心的技术高超、先一步看到撒加内心那个正义的本质,根本不把其人外在表现作为判断依据,也就在“观心”深信不疑后,不做类似的“推测”(常人是“观行”),反而就没有怀疑——毕竟在沙加不见一辉行善的情况下,“观行”间接推测不如“观心”直接看穿(一辉那个例子)。

所以沙加“观心”直接看到撒加的正义本质,没有看错;一辉等人“观行”间接推测撒加的邪恶本质,也没有错。一切都是撒加“两种对立本质共存一体”这个悖逆自然常理的个案(或者说车田这个不可能找到现实体验对应的奇异设定)惹的祸。

首页时政